亚尔斯—圣若翰 · 维雅内神父


简朴的铎职生活改变了一个村镇,改变了整个世界


NO.1 我将指给你去天堂的路

    1818年2月9日星期二的晚上,安多尼·吉佛尔(antoine givre)——一位多姆贝(dombes)地区的牧童,有过一次不寻常的相遇。在从里昂来的途中,有一位农民似的神父向他走来,后面是一辆摇摇晃晃的装 着生活用品的两轮车,其中有他的木头床架。
  这位神父招呼了牧童,“喂!我的孩子!你可以告诉我去亚尔斯应该怎样走吗?”安多尼指给他前面一个简朴的、正渐渐隐没在夕阳西下的阴影中的小村子,村的中 央是教堂,教堂顶上是一座简单的钟楼。“这么小啊!”神父自言自语道。然后,他跪到冻结的大地上,注视着前面的房子,作了长时间的祈祷。当他们来到那座破 旧的圣堂前时,神父对牧童说:“谢谢你指给我来到亚尔斯的路,我将指给你去天堂的路。”

chiesa

亚尔斯的教堂

NO.2 达地利的贫苦男孩

    1786年5月8日,维雅内出生在里昂附近的达地利(dardilly),他的父亲是玛窦·维雅内,他的母亲是玛利亚·白乐斯, 他们是具有坚强信仰的贫苦农民。

ritratto
亚尔斯的本堂——维雅内神父


    他的童年经历了法国大革命(1789-1799年)的悲惨事件。雅各宾党人是当时激进的民主分子,在共济会的鼓动下,组织起来捉拿神父和教友们,并把他们 送上断头台。维雅内那时私下学习教理,且深深地进入天主的爱中。
    年少的维雅内曾经在爱居礼(eacutecully)附近的一个房门紧闭的家里,参与了一次弥撒,第一次领受了圣体圣事,圣事坚强了他内心的渴望:“我将 成为一位司铎。”
    在克服了种种极大的困难后,他于1815年8月13日在格勒诺勃(grenoble)修院的圣堂里领受了铎职。从那时起,一直到后来的各个世纪,人们将不 会忘记,法国的一个小镇,曾有过一位“亚尔斯本堂神父”。

NO.3 亚尔斯本堂神父

    亚尔斯的人口不过200有余,属于里昂教区米赛里(misèrieux)堂区,人们从来不会想到要迎来的本堂司铎就是圣德卓然的若翰·玛利亚·维雅内神父 (fr. jean-marie vianney)。
    到达亚尔斯的第二天,维雅内神父几乎是独自一人在祭台前做的弥撒。几天以后,有些人来到堂里,想看看这位亚尔斯的本堂神父在做些什么?在怎样生活?教友们 发现他跪在圣体前祈祷,他仿佛真切地看到了一个人似的。教友们发现维雅内神父总是跪在同一个地方祈祷,无论清晨,下午,还是傍晚,甚至深夜。
    当教友们来参与主日弥撒后,他们意识到且明白了维雅内神父用最简单的词句所讲的:天主,天堂的赏报和地狱的惩罚,天主的独生子耶稣基督为救赎世界而被钉在 十字架上,他无限的爱,他对悔改者的宽恕,只有从他那里才能获得真正的喜乐……
    维雅内神父所赖以生活的食物被前来帮助他的虔诚的妇女惊奇地发现了:一点干面包,一些水煮的土豆,她们也发现了他用苦鞭鞭打自己身体而沾在衬衣上的血迹。
    他走访整个村子,发现了人们的罪行,然后,他开始毫不留情地同罪恶做斗争。通过祈祷、守斋和补赎,他将自己的生命藉着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完全地奉献 给了天主。
    当聆听别人时,他是一位慈善、谦和、温柔、给他们讲论奇妙福音的父亲:要热爱耶稣基督,和他建立亲密的关系。所以,即便是最顽固的人,也无法抗拒他的魅 力;即便是那些离天主最远的人,那些最执拗的罪人,也很快就意识到,天主派遣了一位圣人来到了亚尔斯。他们赶来聆听维雅内神父讲道。
    渐渐地,这个小镇被改变了!那些见过他,听过他宣讲的人都奔向他的告解亭:通过他,他们的整个生命转变了。他的祈祷和“流血”,赢得了人们归向天主。
    狂舞、酗酒、谩骂,这些被本堂神父严厉谴责的现象,终于从镇上消失了。就是最放荡不羁的年轻人,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圣堂里挤满了人,包括那些来自附近地 区的人们。

NO.4 他的方法:成为一位司铎

    他有什么高明的方法来治理堂区?他怎样做堂区分析?他制定了哪些堂区牧灵计划?一个词:没有!
    他只有自己的司铎职责不离左右,他为此而生活,随着时光的推移,渐渐地,他成为了“另一个基督”。
    他的司铎身份带领他达到一个崇高的地步。“司铎是非常重要的,”他写道:“只有在天堂上,我们才能明了司铎的意义。如果我们在现世就明了司铎的身份,我们 会因这爱的恩赐震惊而死。”“除了天主,就数神父了。如果让一个堂区20年没有司铎,各种‘兽的偶像’将会在那里受人膜拜。”
    没有人比他表达得更好:“做真正的司铎是一件令人惶恐的事。”司铎有赦免人罪的权柄,能使天主临现于人群中。维雅内神父感叹道:“当一位司铎将做弥撒当做 一件平常的事来完成时,他是多么可怜啊!一位没有内在生命的司铎是多么地不幸!”
    维雅内神父总是在清晨举行弥撒圣祭,明显昭示出天主子在十字架上的祭献,他绝对确信弥撒就是一切,因为正是通过圣祭,救恩临现出来,正是在这个时刻,天主 受到了应得的钦崇。
    他说过:“如果我同时遇到一位司铎和一位天使,我将先向司铎致意,然后才是天使……如果没有司铎,主耶稣的苦难和死亡将无法在圣祭中达到其目的。如果没有 人能够打开一个百宝箱,即使它装满了金子,又有什么用处呢?司铎持有打开天国宝库的钥匙。”
    维雅内神父用他整个的生命向我们呼喊:“司铎被派遣到人间,是为了把基督的生命赐给人。”他也给司铎职一个简单且极有深度的定义,他说:“司铎职是耶稣圣 心中深藏的爱。”

NO.5 燃烧在告解亭中的生命

    第一个要打开的宝库是天主的宽恕。在维雅内神父来到亚尔斯的第一刻起,他就成为一个在告解亭燃烧生命的人。实际上,他来到亚尔斯,就成为一位同耶稣基督一 起转化人灵,使世界基督化的司铎。
    堂区的教友们成群结队地前来维雅内处办告解,他们感受到被天主宽恕和皈依的喜悦。他聆听他们,了解他们,洞察他们的思念,促使他们悔改,安慰他们。
    亚尔斯一蹴成为欧洲与天主修和的中心。人们从整个欧洲,乃至全世界奔向法国的这个小镇,因为他们确信,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一条新的人生之路:一位司铎 通过祈祷和补赎向人们宣讲天主,他聆听人们忏悔,引导灵魂成圣。
    来拜见他的朝圣者来自世界各地:一万人、十万人、四十万人,甚至是更多的朝圣者每年都去亚尔斯,持续了30年之久。他们中有普通的人、有著名团体的创始 人、政治活动家、主教等,在他们离开时,整个人就被更新了!
    来自马贡(marcon)的农民曾被问及他在亚尔斯看到了什么,他回答说:“我看到了天主居于一个人之内。”
    1859年夏天,来到亚尔斯的朝圣者仍然络绎不绝。那年的8月2日,维雅内神父怀着诚朴和喜悦的心情,从他的副本堂手中领受了终傅圣事和圣体圣事。他于8 月4日回归父家,享见天主的圣容。
    1925年5月31日是圣神降临节,教宗庇护十一世将维雅内列入圣品,又于1928年4月23日宣布他为全世界本堂神父的主保。

statua
亚尔斯小镇的雕像——我将指给你去天堂的路


NO.6 天主的逻辑:最小的一个

    达地利贫穷的男孩因着天主的怜悯被祝圣成为一位司铎,接管负责了一个“荒芜的”堂区。他每天预备好去经历死亡,因为天主奇妙的逻辑就是:他拣选了微小的, 却罢免了显贵的。正是这个人,成了继承伯多禄之位的教宗的导师和模范,曾经被他激励过的人,将他立为普世教会竞相效仿的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