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振圣事


第一节 坚振圣事并不是基督宗教一项独立施行的圣事 仪式

   坚振(定)(Onfirmation) 这个名称是439年 在Riez441年 在Orange召 开的法国教会会议首先使用的。在第五世纪以后,坚振在西方教会才渐渐成为一项惯常独立施行的仪式。这种仪式到了中世纪(1274年 里昂第二届大公会议)才最终在西方教会内与入门仪式中的洗礼分离,正式独立成为罗马天主教会的七件圣事之一,并在神学上寻找支持这分离的理由。今日罗马天 主教会在给婴孩付洗后,要等到开明悟的年龄,才给他们施行坚振,但是有什么信仰理由或意义,要把这两件圣事分开施行,至今仍无法有明确解释。东方教会直到 现在仍然保持将三件圣事在同一次入门礼仪中施行的传统。

   东方教会在西方神学的影响下,终于认为洗礼、傅油礼、感恩礼就是入门仪式中的三件独立圣事,但宗教改革时的改革派,基本上不承认坚振是圣事。
 
                  第二节  洗礼是表示人接受基督并向基督之神开放的标 记

   洗礼就是表示人接受基督并向基督之神开放(宗二38,格前十二13), 即是那些接受基督福音的人同时领受了基督之神的标记。基督之神逐渐地被认为就是天主之神(格后三17)。 君士坦丁主教圣金口若望认为在以水施洗时,天主圣神就降临到领洗者身上了,这跟东方教会大多数教会的看法一致。
 
                 第三节  覆手是坚振圣事的始源

   先知在古时已宣布上主的神要居住在万民所期待的默西亚身上(依十一2), 使他履行救赎人类的使命(路四16-22, 依六十一1)。 当耶稣接受若翰的洗礼时,圣神降临在他身上,这是一个标志,指出耶稣是要来的那一位,默西亚、天主子(玛三13-17, 若一33-34)。 圣神的这一切富饶不只属于默西亚,也应传递给默西亚的全体子民(则三十六25-27, 岳三1-2)。

   耶稣在生前曾多次应许要倾注圣神(路十二12,若三5-8, 七37-39, 十六13, 宗一8), 其应许在逾越节那天首先实现了(若二十22)。在五旬节那天更以惊人的方式实践(宗二1-4), 宗徒们充满圣神,开始宣讲天主的奇事(宗二11)。从那时起,宗徒们为了完成基督的意愿,借覆手,把圣神的恩赐传递给新受洗的 人,使洗礼的恩宠达到圆满(宗八15-17, 十九5-6)。 当时,在耶路撒冷的宗徒,听说撒玛利亚接受了天主的圣道,便打发伯多禄和若望往他们那里去。他们二人一到,就为他们祈祷,使他们领受了圣神,因为圣神还没 有降临在任何人身上,他们只因主耶稣的名受过洗。那时,宗徒便给他们覆手,他们就领受了圣神(宗八14-17)。 凡相信宗徒的宣讲而受洗的人,都接受了圣神的恩赐(宗二38)。

   天主教传统理所当然地承认覆手是坚振圣事的始源。此圣事以某种方式,使五旬节圣神降临的恩宠在教会内绵延不绝(保禄六世《分享天主性体》宗座宪令)。在 坚振圣事的礼仪中,基督徒借着主教的覆手和傅油,领受圣神丰富的恩宠和印记,能更圆满地分享耶稣的使命。

   在很早前,为了更确切地表明圣神的恩赐,除覆手外,还有傅抹圣油,加香料的油,称之为圣化圣油(*注)。 傅油礼阐明基督徒一词的原意就是受傅油者,这名称源于基督本身,他就是天主以圣神傅了的那位(路四16-21, 宗十38)。 傅油礼一直流传至今,在东方教会称这圣事为傅油(Chrismation),即是傅抹圣化圣油(Chrisma) 或香膏(myron)。 在西方教会称这圣事为坚振(Confirmation), 表示它对圣洗圣事的确认,而完成基督徒的入门过程,并强化圣洗的恩宠,这都是圣神的果实。

   *注: 坚振圣事的傅油就圣经和古代的象征来说,含义丰富。油是富裕(申十一14)、 喜乐(咏二十三5, 一百零四15) 的标志。它洁净(沐浴后的傅油)、滋润身体(为运动员和角力者的傅油)。它是治愈的标记,因为它舒解瘀肿和伤口的痛楚(依一6, 路十34), 它也带来美丽,健康和力量的光彩。基督徒洗礼前,傅上候洗圣油,象征净化和强化,给病人傅油表示治疗和安慰,洗礼后在坚振礼、圣秩授予礼中傅以圣化圣油, 是祝圣的标记。
 
                  第四节 坚振是坚定并完成洗礼的傅油

   在最初几个世纪里,圣洗与坚振都在同一庆典中举行,而西方教会却在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尤其是给婴孩洗礼的次数终年不断地增加,乡村堂区的数目又增多,教 区范围日广,以致主教不能主持所有的圣洗庆典。于是,就把圣洗的完成”——坚振留给主教,从此,圣洗与坚振不在同一庆典中举行。幼儿在洗礼后傅两次圣化圣 油。第一次是在受洗者由洗礼出来时,立即由司铎施行,这次傅油仍要由主教在新教友额上第二次傅油来完成,可以说是为坚定并完成洗礼的傅油。如果是为成人施洗,只一次性傅油,即是圣洗后的傅油,就是坚振 圣事的傅油礼。在西方教会坚振圣事的正权施洗人是主教(CIC882),主教为了重大的理由,把施行此圣事的权柄授予一些司铎(CIC884)。 虽然是这样,但因这圣事本身意义,还是由主教亲自施行这圣事最适宜。如果基督徒处于死亡的危险,任何一位司铎均应为他施行坚振(CIC883)。 东方教会保持到现在,通常是由付洗的司铎在同一庆典中用由宗主教或主教所祝圣的圣化圣油来施行坚振圣事。东方教会的做法,是更强调基督徒入门圣事的一体 性。
 
                  第五节  坚振就是领受天恩圣神

   教宗保禄六世1971年 颁布《坚振圣事宗座宪令》:坚振圣事的施行是在额上傅圣化圣油,傅油时该覆手,同时念以下经文说:请借此印记,领受天恩圣神(Accipe signaculum doni spiritus sancti )。保禄六世声称在傅油前所行的覆手和呼求圣神的祷词是十分重要的,但不是坚振圣 事的必要部分。坚振圣事必要的是在额上傅圣化圣油,傅油时该覆手;必要的是同时诵念:请借此印记,领受天恩圣神(《门》P121)。

   我们应向信徒解释,坚振是一件圣事,为使圣洗的恩宠达到圆满,接受坚振圣事是必要的(《主教礼书坚振礼》前言1)。 它使圣洗的恩宠达到圆满,与圣洗和圣体圣事共同组成基督徒的入门圣事。借坚振圣事,即那些接受傅油的基督徒,更圆满地分享耶稣基督的生命,更能散发出基督 的馨香(格后二15)。 基督徒领受坚振就接受了一个记号,这记号就是圣神的印记,是父在我们身上盖上他的印记,永不磨灭属神的印记(*注)。 给我们傅油的,就是天主,他在我们身上盖了印,并在我们心里赐下圣神作保证(格后一22, 弗一13), 放在我们的心里,使我们呼号阿爸,父啊(罗八15。这标示着基督已坚定了我们,我们生与死,整个人都属于基督。

   *注: 属神的印号就是领受了智慧、聪敏、超见、刚毅、明达、孝爱、敬畏之神(依十一2), 这种力量使人公开宣认基督。
 
                  第六节  领受坚振更要责无旁贷地以言以行宣扬并维护 基督信仰

   我们已佩戴上自高天而来的能力(路二十四48-49),领受到圣神的特别力量的充实,更责无旁贷地以言以行宣扬并维护基督信仰,勇 敢地在人前人后宣认基督的名字,并决不以此信仰为耻,作基督真实的见证人(《主教礼书坚振礼》前言2)。

   我们经过洗礼,已由水及圣神重生,领受主基督之神,不再被邪恶之神所统治(若三)。我们生活的力量是依靠基督和他的德能,而不是来自魔鬼或人的邪能(罗 十二,格前二,若一4)。 有时候,我们偶然也会顺从诱惑,但那只是在我们一旦拒绝听从圣神在我们心中的召唤的时候(迦五16-18, 格前六)。
 
                  第七节  领受坚振与生理年龄大小无关联

  领受坚振的人,不是基于生理上的成熟与 否,而是以信仰上的成熟为条件。每一位领了洗又未领受坚振的人,都有义务在适当的时候接受坚振圣事(CIC890)。 很多小孩年纪尚轻,但因他接受了圣神的力量,勇敢地为基督作证而倾流自己的鲜血。领受这种圣事无须经生理的成熟与否作认可便生效。智慧书上说:可敬的老年并不在于高寿,也不在于以年岁来衡量(四8。生理年龄不可作为灵魂成熟程度的鉴别,即使在童年,人也可达到灵性上的成熟,但 领受坚振的人必须处于恩宠状态。领受坚振的人首先应以顺从和待命的心,更热心的祈祷,领受忏悔圣事,好能洁净自己,接受圣神的力量和恩宠。(宗一14, 八14-17